当前位置: 蚌谷资讯 > 搞笑 >vw018 - 埃塞俄比亚总理为何能获得2019诺贝尔和平奖?终结一场和邻国长达20年、波及900万人的对峙
  • 乔-哈里斯:76人的防守跟我们很像,好在我们有丁威迪

    哈里斯谈到本场胜利:“我认为我们从开场就保持专注,做足了准备,在执行比赛计划方面也做得不错。与上一场不同的是,今天我们能够命中投篮。”本场比赛,哈里斯上场25分钟,得到16分2篮板1助攻。丁威迪上场30分钟,得到24分6助攻1抢断。

vw018 - 埃塞俄比亚总理为何能获得2019诺贝尔和平奖?终结一场和邻国长达20年、波及900万人的对峙

发布日期:2020-01-10 11:29:54   人气:1304

vw018 - 埃塞俄比亚总理为何能获得2019诺贝尔和平奖?终结一场和邻国长达20年、波及900万人的对峙

vw018,本文刊载于《三联生活周刊》2019年第42期,原文标题《和平奖:破冰者阿比》,严禁私自转载,侵权必究

主笔/徐菁菁

10月11日,2019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艾哈迈德(ic photo供图)

2018年7月8日,阿比·艾哈迈德·阿里(abiy ahmed ali)走下舷梯,与等候在机场的厄立特里亚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尔基(isaias afwerki)热情拥抱。这是20多年来埃塞俄比亚总理首次访问厄立特里亚。3个月前,2018年4月,阿比成为埃塞俄比亚总理。他在就职演说中提到自己将致力于与厄立特里亚和解。当时外界普遍认为,就像过去的总理同样做出过类似承诺一样,这只是新总理的姿态而已。

情势的发展令人们既错愕又惊喜。在举行了两天的闭门对话后。7月9日,两国签署和平友好联合声明,承诺恢复外交关系,开启合作和伙伴关系新篇章。7月18日,当第一架来自埃塞俄比亚的商业航班降落在厄立特里亚首都阿斯马拉时,人们从飞机下来,双膝跪下,热切地亲吻了土地。一对姐妹终于得以在20年后拥抱她们的父亲。

1941年,英军占领了厄立特里亚并经联合国授权托管,直至1950年,联合国同意厄立特里亚作为自治体与埃塞俄比亚结为联邦。但在1962年,埃塞俄比亚单方面宣布将厄立特里亚作为他们的一个州,导致厄立特里亚发起了人民武装独立斗争,并于1993年宣告独立。但由于两国之间一直存在领土争端,冲突并没有因为厄的独立而告终。1998年,两国爆发了两年的边境冲突,导致7万人死亡,近900万人因战事面临饥荒。2000年双方在国际社会斡旋下签署和平协议,但始终龃龉不断。2016年6月,两国再次爆发严重的边界冲突,埃塞军方人员甚至公开宣称,有能力发动“对厄立特里亚的全面战争”。两国全面对抗,民众无法通话、通航,导致许多家庭长年离散。

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的对峙对于地区局势是巨大不幸。两国位于非洲地缘矛盾最突出的“非洲之角”。在这里,索马里长期陷于地方割据,极端组织猖獗,吉布提与厄立特里亚也存在边界争端。“非洲之角”是否有可能实现和平,作为地区最大国家,埃塞俄比亚的一举一动极为关键。

创造历史的阿比·艾哈迈德·阿里对于国际社会来说还是一张新面孔。2018年,阿比的上台源于埃塞俄比亚国内矛盾的激化。2015年末,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因工业化扩张征地,引发奥罗米亚州对拆迁补偿不公的不满和抗议。随着事态的发展,奥罗莫人和阿姆哈拉人开始表达对在政治和经济进程中被边缘化的不满。对政府的抗议由最初反对首都扩建延伸到对就业机不足和不平等日益加剧的问责。2017年下半年,奥罗米亚州和索马里州交界地区冲突加剧,上百万人流离失所。这致使前总理海尔马里亚姆在2018年2月17日宣布辞职,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执政党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在经过数日的闭门会议后,宣布41岁的阿比临危受命。非洲诞生最年轻的领袖。

上任后,阿比立刻表现出了他对和平与和解的追求。在国内,埃塞新内阁结束了国内紧急状态;释放了被关押的反对派领导人和记者,流亡海外的反对派和媒体回到国内,264个被封禁的网站和博客被解封。

战争与和平是阿比人生的主题。1976年,他出生在距离首都497公里的一个以种植咖啡为生的普通村庄。他出生前两年,1974年,埃塞俄比亚临时军政府发动政变推翻海尔·塞拉西皇帝,从此国家陷入内战。各政治派别为争夺权力残酷斗争,对成千上万人进行死刑、暗杀、拷问和监禁。阿比的父亲和家中最年长的哥哥都曾数次被捕。而哥哥科迪尔·艾哈迈德最终死于政治暗杀。那一年,阿比刚刚13岁。阿比的一位朋友曾经告诉媒体,哥哥的死对他的影响很大,他呼吁自己的朋友加入斗争。15岁时,阿比加入了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参与武装斗争。

1991年,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攻克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内战结束。作为军人,1993年到1995年,阿比加入联合国维和部队,被派往经历了种族仇杀的卢旺达。而等他回到自己的祖国时,他面对的是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之间的战争。

2007年,阿比退伍。他开始进入政界,参选议员,在这期间,他回到家参与了宗教冲突的调解工作。2017年,阿比从亚的斯亚贝巴大学的和平与安全研究中心拿到了博士学位。他的毕业论文正是基于这段经历,讨论如何解决埃塞俄比亚长期以来存在的冲突问题。

执政3个月,结束一场20年的对峙,阿比敢于、也有能力在最为关键的问题上采取行动。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之间对峙的关键在于历届政府均不承认2002年联合国对两国边界线的裁决结果。2018年6月5日,阿比发表了震撼非洲的声明,明确宣布接受该裁决,把埃塞俄比亚占领的巴德梅等地区还给厄立特里亚。货真价实的诚意使得坚冰迅速溶解。埃塞俄比亚的国内政治一直存在深刻的部族影响。由于在内战中贡献巨大,提格雷人长期主导政局,拒绝和厄立特里亚和解。2018年,前总理海尔马里亚姆的下台意味着提格雷精英的影响力大幅缩水。阿比出身奥罗莫族,他长期以来致力奥罗莫族和阿姆哈拉族的合作,两个民族的人口占全国人口的2/3。这为阿比推行自己的政策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阿比认识到了埃塞俄比亚的时代需求。作为非洲人口第二大国,埃塞俄比亚人渴望和平和发展。近些年,埃塞俄比亚已经超过肯尼亚成为东非第一大经济体。政治家们必须为国家的进一步发展创造稳定的内外条件。尤其是,埃塞俄比亚是一个内陆国家,要参与国际贸易,必须实现出海口的多元化,而在与厄立特里亚交恶的情况下,埃塞俄比亚0%以上货物出口需要经由吉布提出海。

和平从来不是单方面的。当阿比·艾哈迈德·阿里伸出手时,厄立特里亚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尔基果断地握住了他的手。伊萨亚斯的国家同样渴望和平。多年来,厄立特里亚国内经济困难。现在它将有机会以更开放的姿态融入国际市场,从埃塞俄比亚蓬勃发展的外贸经济中获益。

点军新闻